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抗衡無垠時空的不敗理性:故事的性靈

 往前看 創造宇宙,是為了創造幸福。

抗衡無垠時空的不敗理性:故事的性靈

如果我們要知道,科學之外,人類為了創造幸福而浮現「獨別擁有一個世界」或者說「創造宇宙」的想望,可能包含哪些內涵,進而探析文首所言人們小說創作與生活間,表徵著怎麼樣的連動關係,終究,我們得知道,人類所謂的幸福包含什麼,其又以怎麼樣的意志建構與它有關的行動智慧?

讓我先整理大多數人關於幸福的說法如下述:

「首先,物質不致匱乏、心靈安定滿足、生活選擇自由等三者構成的生命與人生意義追求、實踐、滿足過程就是幸福。其次,一般而言,人們各別幸福由少而多,除了可能因人而異有前述三種幸褔條件的多寡偏好差別之外,不會有人選擇放棄追求幸福。再者,人與人之間,存在著遠近親疏,對於他人幸福的狀態,會有不同的同理感受。最後,幸福是一種身心狀態,也有被理解的需要,故而,幸福必然包含分享者的存在。」

從幸福有以上四種特質來看,人們的念思在各種層次上,希望「獨別擁有一個世界」的想法為何形成,自然就很好理解。

人如果可以擁有一個專屬的世界,物質不致匱乏、心靈安定滿足、生活選擇自由的意義、追求、實踐與滿足過程,即可觸目拾得,而且,能與自己分享快樂的對象也可以同樣幸福,另外,彼此還不需為其他人的幸福缺乏而擔心。所以,即使,人類知道「獨別擁有一個世界」原本就像所謂神蹟出現般茫不須測,但關於此的念思卻不易止息。

只不過,人類的理性,並不是如此單向度地理解這樣的事情。

比如說,就它消極面而言,人類知道,如果在某個世界裡,自己像唯一的神般,擁有無所不能、無所不得的能力、本領或身分,那麼,顯然地,生活的目標不僅變得空泛,生命的意義究竟該定位在何處也就不免飄搖。另外,再如理性的積極面而論,人類也知道,通常是跟想像比較接近的時空裡,「獨別擁有一個世界」才有可能,否則,人們不太可能憑空造出新的世界。

因此,人類「雖然知道也想要」創造宇宙,但因為如上述的理性,實際上,在跟「獨別擁有一個世界」上的類似「創造宇宙」相關議題上是維持著距離的。只不過,有趣的是,這兩種類屬的理性,讓人類跟這項議題反而發展出更近而非更遠的距離。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人類的信仰文化中,經常出現死後天堂世界或者偶現奇異世界的指稱或描述。

人類因為知道要「創造宇宙」不容易,想像或信念上建構出一個宇宙來卻是簡單的,在不想放棄「創造宇宙」的想望下,自然而然,像是某種死後天堂世界或偶現奇異世界,就成為生活日常裡,不難出現的常見信仰或想像素材。而進一步,若以此常見景狀為基準,無疑地,我們也可發現,「生死交關」、「命定偶然」很大程度,決定了人類與「創造宇宙」這件事情的關聯。

而若從這樣的角度理解,我們大概也可以指出,人類大概接著也會知道「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邁向或創造更好的世界。」因為,生死交關,讓人類能夠更輕易地聯想到生時一切奮鬥的終極理由,命定偶然,則讓人類理解到平日備存最佳力量甚至終極力量的必要性。而兩者正也皆是關於備存幸福以防這個世界幸福崩毀或消失的關鍵議題。

而敘論至此,我們已經可以指出,人類跟「創造宇宙」這項議題的有關理性,內涵勢必將跳脫先前人類與「創造宇宙」議題之間維持稍近距離卻間接之關係,而有再進一步邁向一種時刻進行甚且直接之關係的可能性。而我認為,那樣的理性可能性,內涵正是人類在變遷歷史過程中,能夠反思過往、展演未來的不敗理性,可以抗衡無垠時空的「故事性靈」所指涉者。

未完,待續...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企業知識管理-知識泛普世代